企业应收账款管理
利用赊销方式来提高销售额,一方面给企业带来更大市场份额,另一方面,也带来更大的坏账风险……
          了解详细>>
个人应收账款管理
需要进行应收账款的催收时,进行必要的资产调查,可避免对方进行资产的转移和偷逃……了解详细>>
金融业应收账款管理
尽管交易前的信用调查、以及收款过程中的严格监控可以降低企业的呆、坏账损失,然而逾期应收账款的发生在所难免…… 了解详细>>
企业资信评估服务
为社会各行各业的客户提供信用评级、信用风险管理、市场研究等服务……       了解详细>>
企业个人尽职调查
商业调查、民事调查……
          了解详细>>

十几个人持刀暴力讨债,两个人被夺刀反杀?

字号设置:【

 十几个人持刀暴力讨债,两个人被夺刀反杀?揭露民间高利贷恐怖袭击云南惨案

有些老板做生意失败后都想东山再起,但因负债过多而信用不良,银行贷款困难,这时他们就会想到民间借贷。有些民间借贷说白了就是高利贷,高利贷的利息非常高,如果不能按时还清,就会产生大量的利滚利,最终利息越来越高。有些放高利贷的民间黑手,如果债主不能及时把钱还给他们,就会以暴力催债的方式上门催债。

去年8月,在云南省大理州,10名男子手持砍刀、棍棒、暴力讨债,最终导致一起死亡案件,其中两人被债务人用刀刺伤颈部,经抢救无效身亡,死者分别是放高利贷的王旺又和江西省余干县田忠央。王旺在当地又享有一定的威信,他身高一米八以上,剃了个光头,经常戴着大金链墨镜去讨债,由于左臂上都有纹身,很多人都以为王旺是黑社会成员,根本不敢惹他。因为拖欠工程款,包工头借钱给民工。

放高利贷的两个人被债务人杨玉辉和熊继峰刺死,杨玉辉妻子熊某称,2017年8月28日,事情发生时,王旺还带了十几个人,拿着棒球棍、钢管、砍刀和三把东洋武士刀去他家讨债。熊某自称在工地认识,丈夫是杨玉辉,包工头。在2015年,丈夫和其他人商量后,终于以三百万元买下了一个原本已经完成的房地产项目,结果这家房地产公司只给了一半的工程款,丈夫是个好人,为了不拖欠工人工资四处借钱,前后总共借了一百万。

百万还不完,杨玉辉最后跟妻子商量,打算在宜居镇乌龙坝一带的山上建一个农家乐,夫妻二人再通过网络传播自己的农家乐,只要到自己的农家乐里去吃晚饭,就可以享受一定的优惠力度。同时,杨玉辉夫妇还将收取每个上山游客5元的卫生管理费,负责在乌龙坝村的宾居镇垃圾清理。

不久,杨玉辉二人的农家乐生意越做越好,二人为了将之前的一百万还完,打算另开一家农家乐,将这家农家乐命名为“乌龙坝休闲园”。为了更有吸引力,杨玉辉还在游园旁挖了一个水塘养鱼,专门让爱钓鱼的人到这里来钓鱼,每人一次,一次收费。熊某说,以前的百万差不多就够了,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休闲园,另外还有40万债务。办农家乐,开始借贷。

当时差钱买鱼,杨玉辉经他人介绍认识放高利贷的人,杨玉辉家人得知高利贷利息高,坚决反对。但是杨玉辉为了尽快还钱,瞒着家人还是借了高利贷。从杨玉辉后来提供的相关报告中可以看出,杨玉辉当时共向江西余干人李校、李梦海、田忠央借了3万元高利贷,结果双方约定月息2分,期限10天,逾期不还每天加收20%的违约金,逾期3天以上每天加收8%的利息。

熊某表示,当时老公总共借了33,000元,但扣掉了3000元保证金,还扣掉了3000元手续费和利息,最后老公只拿到了26,500元,原来杨玉辉夫妻二人以为这样就完了,结果对方还跟他们收了500元油钱。杨玉辉认为,虽然利息较高,但只要自己买了鱼苗,很快就能归还,杨玉辉则购买了两吨桂花鱼苗、草鱼苗、鲫鱼苗。

十几个人多次上门讨债,胡吃海喝,不还钱。

熊某说,原来他们和丈夫商量过,期限是10天,结果到第四天,这些放高利贷的人就开始上门施压了。第十天到了还债的时间了,三个放高利贷的人跑到乌龙坝休闲园上门逼债,其中一人对杨玉辉开口骂,说杨玉辉既然敢借钱为什么不敢还钱,胆子又小。杨玉辉也向对方解释了原因,虽然操场已经建好了,但是因为是寒冬季节,所以收入不高,根本无法偿还本金。为了把对方打发走,杨玉辉给了他们3000元利息。10天后,这些放高利贷的人又开始上门暴力催债,杨玉辉当时手里没多少钱,也没办法还清本金。当时,两人打算把杨玉辉的一辆车作为抵押开走,因为担心对方一直找不到麻烦,杨玉辉夫妇二人又把原来价值20万的车抵押给对方。然后,放高利贷的人就开着自己家的车,在家门口多次讨债,有时是中午,有时是晚上12点多。

熊说。这些放高利贷的人,除了暴力催债之外,还经常在自己的闲园里胡吃海喝,不给钱,当时为了更吸引人,他们还专门在闲园里设了游乐场,养了一些土鸡、土鸭。放出高利贷的人每次回家,都会用手抓土鸡,然后把它们吃掉,还经常打开娱乐设施,在午夜开放 KTV娱乐休闲园。熊某表示,由于自己和丈夫彼此之间欠钱未还,所以彼此这样做,自己也不敢吭声。

后来,杨玉辉仍然无计可施,只好在放高利贷者的催促下,把借款数额从33000元改为73,000元,并约定了还款期限,偿还了本金和违约金。终于到了日期,李校带着几个人多次去乌龙坝休闲园讨债,当时休闲园的生意还不错,也赚了些钱,杨玉辉就给了对方一万元的利息。为了应付这些随时可能上门讨债的人,杨玉辉夫妇二人商量了一下,一个上夜班,一个下夜班。杨宇辉也知道,高利贷的利息太高了,如果利滚利下去,自己和老婆一辈子也无法还清。熊某称,他丈夫身高1米7左右,体重160多斤,但每次放高利贷的人来找他要钱,他都拽着头发,还用电棍威胁。这场谋杀在2017年8月28日继续。事发当日,李校、李梦海、田忠央带着王旺又、陈进波、张占勇等人,开着三辆车准备向杨玉辉要钱,当时他们还带着棒球棍、钢管、大长刀和三把东洋武士刀。由于王旺在当地的知名度较高,因此讨债仍以王旺为主。在讨债之前,王旺还特别剃了个光头,戴着大大的金链黑墨镜,手持武士刀。

犯罪嫌疑人杨玉辉的弟弟杨宇豪说,当天和哥哥一起讨债的共有两组人,一组人站在操场中央,另一组人坐在操场厨房门口。一进操场,队伍就把车堵在门口,不让别人跑。当时,王旺又拿了一把东洋武士刀,带着十几个人冲进厨房,为了防止这些人受伤,熊某还特别叫这些人坐下喝点茶。一如既往,这些人一到游乐场,就开始胡吃海喝,在里面抓土鸡吃,不管杨玉辉夫妇如何取悦对方,放高利贷的人都说必须还一万元。熊某说,王旺又一次等人冲进厨房,将背上的小孩推了一把,自己还没站稳就摔在厨房水沟里。看到妹妹被推倒在地,熊某的弟弟熊继峰再次与王旺发生争吵,杨玉辉的弟弟杨玉豪拿着一把砍柴刀冲了上去,当时李校、王旺再一次等人从厨房跑出来。逃亡期间,王旺再一次被拿着木棍的杨玉辉打倒在地,李校、田忠央等其他人看到王旺再一次被打,便跑到车后面,拿出钢管、砍刀和东洋武士刀冲向杨玉豪、杨玉辉等人。看见田忠央拿着砍刀要砍自己,杨玉豪赶紧多跑几步,抢过田忠央的长刀,朝他的背上砍了一刀,接着又砍死了田忠央的脖子,田忠央当场死亡。

其他人见田忠央被砍死便急忙逃走,杨玉豪、熊继峰没有互相追赶,便返回乌龙坝休闲园。回家后,看到王旺又被打伤了,无法逃跑,就捡起木棒又对王旺进行殴打,杨玉豪又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刀,砍向王旺又的脖子,王旺又当场被砍死。

随后,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杨玉豪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熊继峰故意杀人罪刑罚变更刑事裁定书


 

上海盈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宁国路313弄龙泽大厦2栋6号1001室
电话:13370269033  沪ICP备050279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