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应收账款管理
利用赊销方式来提高销售额,一方面给企业带来更大市场份额,另一方面,也带来更大的坏账风险……
          了解详细>>
个人应收账款管理
需要进行应收账款的催收时,进行必要的资产调查,可避免对方进行资产的转移和偷逃……了解详细>>
金融业应收账款管理
尽管交易前的信用调查、以及收款过程中的严格监控可以降低企业的呆、坏账损失,然而逾期应收账款的发生在所难免…… 了解详细>>
企业资信评估服务
为社会各行各业的客户提供信用评级、信用风险管理、市场研究等服务……       了解详细>>
企业个人尽职调查
商业调查、民事调查……
          了解详细>>

上海讨债公司:讨债过年,地产乙方有多薪酸

字号设置:【

 上海讨债公司了解到,年底算了一下账,发现今年利润230万,比去年略有增长,开心。然后看了一眼账面余额,怎么比去年还少?

他大爷的!原来被甲方爸爸欠着200万。

这是段子,也是现实。

1

冬寒

前几天,一个卖瓷砖的大姐告诉内幕君,2019年是地产行业近十年来最难的一年,连她都感到寒风凛冽。

我问她怎么个寒法,大姐叹了口气:咳,业务量比2018年又少了两成。

事实上,刚刚过去的2019年里,隔壁老王、村头老李、城里老赵,没有一个容易的:

房企卖货不畅融资难,业主心焦维权忙,家装市场、建材城萧条冷清。

行业上下游飘着同一场雪,大家一样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不过,在这场大型生存指“南”秀里头,地产上下游有4个行业要比别人更南一些。

因为他们不接活一定会饿死,接了活也可能会饿死。

这4个行业的企业按照生存困难模式排序,分别是:建筑施工、设计院、广告策划代理公司、公关公司。

它们是被拖款的重灾区。

工程款能在项目竣工时结清的,那真是天掉下一个好甲方;广告款能在服务结束半年内全付完的,乙方可以跪着叫爸爸了;如果甲方拖你3个月款项,公关公司都不好意思说这是欠。

而设计院靠签单时10%的首付款维持运作,这是常态。行情好的时候也得一年回款,行情差,拖欠周期成倍拉长,尾款拖个3年以上没毛病。

做工程碰上要垫资的更惨,垫它个三年五载,项目的利润可能就被财务成本抹平了,甚至出现亏损。 

有一项数据特别惊人:截至2019年年底,全国累计“失信被执行人”人次超1600万,这一数据2014年大约是9万。剔除“重复被执行”等因素,数据直接反应了老赖基数的暴涨。

换句话说,世上老赖千千万,出来混总有一天被欠款。特别是混地产圈的,毕竟是靠资金杠杆撬动的行业。

2

小冤家

办公室内骂骂咧咧,拍桌子声此起彼伏。

一到年关,设计院的小伙伴们会习惯这样的日常。加班画图的设计师少了,打电话讨债的多了。

“付款流程我上个月就发起了,走到财务部卡住了,说是工地上农民工闹事,钱先给他们了,你们的款再等等。”

“下个月营销年底冲刺,项目要加推两栋楼,开完盘就给你们打钱。”

“对接人离职了,新的对接人还没到,没人走流程。”

“财务出差了…”

“公司没钱。”

每逢年底,每个欠钱的甲方,都会使出奥斯卡影帝般的演技。也有些甲方懒得演,直接祭出甩锅大法:执行效果这么差,还敢催尾款?

再催,再催就是拿房子抵。

你要你的债,他赖他的款,只要不撕破脸,甲乙双方内心互道一声珍重(傻逼)后,还是能相安无事,继续上演虐与被虐的恋曲。

8月份起,设计师老张就开始挨家挨户要账,几个月下来一笔都没要到。

“你知道最惨的是什么吗?是他们找我画图,我还是会画。”

老张说,寒冬活儿少,闲着也是闲着,万一爸爸们有一天结账了呢?

甲方乙方,就是这么一对欢喜小冤家。

一个网友就吐槽了:我们干咨询的,被房企欠着钱,还得教他们怎么通过上下游占款,来撬动更多货值。

3

无息银行

在甲方眼里,乙方只懂花钱搞创意,方案从不接地气。在乙方看来。甲方成天开会、催稿、拖尾款,不懂装懂瞎指挥。

越到寒冬, 这种天然的敌我矛盾越是凸显。

2019年9月底,北京刚入秋,公关公司的Emily收到一箱保温杯,是F房企品牌部寄来的。

原来,F公司年度媒体推广预算花完了,接下去让媒体发稿或者协调危机,就请公关公司刷脸吧。

刷一次脸送一波保温杯,甲方爸爸管够。

比起用保温杯维持友谊的小船,让Emily更觉奇葩的是服务模式的改变。以前服务甲方都是做正面传播,帮着招待媒体,2018年开始,各种工程质量问题刷新下限,行业危机层出不穷,Emily说她这两年写的危机预案比新闻稿还多。

大家都以为公关小姐姐们的日常是手持高脚杯,同客户、媒体谈笑自若,一副lady范儿好优雅。事实上,她们现在最擅长的事——踩着高跟鞋下工地,和施工人员亲切交流。

作为连接房企和媒体的桥梁,垫钱在公关公司这已是家常便饭。大到推广费,小到车马费,只要是个费总有你垫的时候。

所以,公关公司在房企爸爸眼里,约等于可以提供无息贷款的银行。广告公司、设计院、施工单位也是。尤其是总包施工单位。

下游企业垫资,这是目前工程市场的潜规则,乙方根本没有议价条件,你不干还有别人卷起裤管排着队。

而这就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一旦甲方无法及时回款,而乙方垫资达到极限,又无法抵抗来自分包方丙方的资金压力,很容易造成项目搁浅,一系列连锁反应,垫资的乙方便出现潜亏。

上游拖着不给钱,下游诉讼上法院,自己被列入到了失信名单,企业的正常经营受严重影响。

多少小乙方就是这样被拖垮的。

4

讨债难

饭咸先生和鸡腿小姐是大学同学,学的专业人称“又土又木”。毕业后,饭咸混了工地,上班第一天,他盯着工人打了一天混泥土。

鸡腿小姐有文艺细菌,想找一个能挥发所长,顺便能将专业学以致用的工作,于是去了地产广告公司。

饭咸刚进建筑公司那会,领导拍着他的肩膀说:

“年轻人,干工程主要就三件事,找关系揽活、找工人干活和催款要债。”

当时饭咸不以为然,心里嘀咕:这些跟专业不沾边呵,大学老师一样都没教。

他的同学鸡腿声柔貌美,到广告公司后,总监让她从AE做起,美名其曰“想做出好广告要先学会跟甲方爸爸沟通”。

但鸡腿后来发现,公司8大事业部24个AE,或娇柔可人或妖娆妩媚,个个颜值耐打,全司的漂亮姑娘都做了AE,难道是巧合?

同组的策划老司机告诉她:甲方营销总8成是男性,AE美一点,过稿容易些。

什么创意表现,什么广告梦想,见鬼去吧。

十年白驹过隙,地产经历了三个周期,饭咸和鸡腿都走上了管理岗,一个是项目经理,一个成了事业部总监。

最近,这俩个老江湖悟出一个新道理:要钱比要项目难得多。

饭咸2018年跟完一个工程,当初建设方分段招标,竞争特别激烈,为了拿到项目,公司答应按造价的一半垫资施工。如今项目完工一年多,垫资的钱几千万一分没拿回,公司还得每天往外掏高额利息。

被上游欠账,自然没钱支付给下游。临近年终,分包单位带着工人和铁锁来讨债,压力层层传导,他也成了讨债人。领导让他白天去找甲方泡茶,顺便施压;晚上陪人家项目总、财务总唱歌摸麻将。

讨债一个月,把茶馆vip包厢的麻将都摸秃噜皮了,钱一分没要到。

有一天,对方满脸认真地说:

要不我搞几套好房子给你,你回去汇报汇报?

饭咸心中一百只草泥马奔腾:这房要是值钱你们早卖了,能留给我?但嘴上还是笑嘻嘻回了一句:

别呀,咱是搞工程的,卖房可不懂。

饭咸总算明白了刚入行时领导那番话的深意。干乙方的,最大本事不是拿多少项目,而是寒冬中能追回多少款。

鸡腿小姐情况好点,没有下游单位讨债,只不过小伙伴们的年终奖要泡汤。老板说了,大家的年终奖都指着回款,回款低于50%的项目暂不分钱。

她的事业部今年服务10个项目,合约有半年期也有一年期,标的总金额500万左右,目前回款率不足40%。

3个月前,她发过一条朋友圈讨钱:

请欠了80万大头的东莞xx项目践行一点诚信原则,在1月份结束这漫长的付款过程。

她们2019年1月接的这个20强房企项目,合同每月一签,服务周期10个月,结果项目结束时一分钱也没拿到。

前几日,我问鸡腿:东莞项目给钱了吗?她说:

给了,给了个毛。

人家说年底关账,钱的事过完年再说。

5

拖欠款项是地产行业常态,楼市下行时恶况加剧:原来拖半年能付的款,变成一年付,甚至两年。

如此一来,依赖房企生存的下游企业,日子怎一个苦字了得。

骆驼倒地,脚下的黄沙一定会被压出坑。

乙方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但只要骆驼站着,有钱没钱,都得挤一点给儿子们过年,让大家开开心心回家,高高兴兴唱一次:

《世上只有爸爸好》。

更多资讯请登录:http://www.duoxilang.com


上海盈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宁国路313弄龙泽大厦2栋6号1001室
电话:021-51877618  沪ICP备050279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