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应收账款管理
利用赊销方式来提高销售额,一方面给企业带来更大市场份额,另一方面,也带来更大的坏账风险……
          了解详细>>
个人应收账款管理
需要进行应收账款的催收时,进行必要的资产调查,可避免对方进行资产的转移和偷逃……了解详细>>
金融业应收账款管理
尽管交易前的信用调查、以及收款过程中的严格监控可以降低企业的呆、坏账损失,然而逾期应收账款的发生在所难免…… 了解详细>>
企业资信评估服务
为社会各行各业的客户提供信用评级、信用风险管理、市场研究等服务……       了解详细>>
企业个人尽职调查
商业调查、民事调查……
          了解详细>>

三盛宏业15款员工理财产品违约 多地员工赴董事长住处再次讨债

字号设置:【

 上海讨债公司了解到,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盛宏业”)陷入流动性困境后,危机不断发酵。员工集体讨债事件发生后的短短两个月,集团总部几个重要职能部门的人员大量流失。

财联社记者12月19日在三盛宏业大厦18楼集团总部看到,多个职能部门办公室只有少数人员在办公。三盛宏业多个部门在职员工告诉记者,除法务、人事、财务以外,包括战略发展中心、产品设计中心等重要部门,人员减少超过一半。“创新类的部门,现在几乎已没有员工。”产品设计中心一位在职员工说。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三盛宏业目前共有15款员工理财产品违约,未兑付本金约6.8亿元。员工代表于11月初提出了解决兑付的方案,但迄今并无实质性进展。12月16日,多地员工到三盛宏业董事长陈建铭住处再次讨债。

受债务危机、公司资产被冻结、职能部门人员流失等诸多因素影响,三盛宏业位于舟山、沈阳等地项目已停工,一些区域公司业务处于停摆边缘。“我们并不想让公司垮掉,希望董事长能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偿还我们的钱,也能让公司尽快走出危机继续运转起来。”三盛宏业一位上海员工表示。

就该公司正采取哪些措施自救等问题,三盛宏业方面回应记者称,目前公司暂无向媒体公布最新进展的打算。

近6.8亿元员工理财产品违约

多位三盛宏业员工告诉财联社记者,三盛宏业目前有15款员工理财产品违约,到期未兑付的产品涉及约500个签约人。

据了解,三盛宏业员工理财产品的规模约为8亿元,部分区域兑付了近1200万元,目前尚未兑付的员工理财本金约6.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三盛宏业员工除了投入自己的资金,还将家庭成员的资金也投入到公司的理财产品中。

因员工理财产品逾期后迟迟未能兑付,10月21日,全国各地的三盛宏业员工前往公司总部大楼“堵门”讨债,该公司的债务危机旋即引发广泛关注。

不过,问题并未就此解决。12月16日,来自杭州、舟山、佛山等多个城市的员工,赴陈建铭的住处再次讨还债务。

记者在现场获得的一份“定向融资工具·三盛宏业2号”的产品文件显示,面向三盛宏业员工发行的这款产品,发行规模不超过3亿元,期限不超过36个月。该产品于2016年通过光大易创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行,并在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进行登记备案。

上述产品说明书中注明,三盛宏业为该产品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范围包括定向融资工具的本金、利息等。

“我的这份定向融资工具2号产品已逾期半年,目前仍未兑付。有的产品,逾期时间则更长。”前述三盛宏业上海员工告诉记者。

该公司一位杭州员工表示,员工理财由第三方机构进行了备案,但产品发行时只有信用担保,并无与之相对应的资产做抵押。

“之所以发生员工在十月份向公司总部讨债,是因为发生了包括高管优先兑付、金融机构开始冻结公司资产等一系列令人担忧的事件。”上述杭州员工补充道。

其实早在去年12月,三盛宏业部分到期的员工理财产品已出现不能按时支付利息的情况,但在逾期发生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员工与三盛宏业之间并未产生尖锐的矛盾。

对此,多位三盛宏业员工向记者说明了其中的原因。“去年年底时,我们认为公司完全有能力解决好这一问题,因此并没有特别担心。一些员工理财产品逾期半年多之后,我们仍对公司抱有很强的信心。但今年十月前后,事件突然发生变化,我们才开始着急起来。”上述三盛宏业上海员工指出。

一位三盛宏业舟山员工透露,不少逾期的员工理财产品兑付迟迟未能实现的时候,今年八九月份有人发现,部分高管及陈建铭亲属却兑付了产品,这开始让员工产生疑虑。

“我们先是请求公司对债务增信,要求债务有相对应的抵押物及实际担保,而不仅仅是信用担保。不过,十月前后有金融机构、合作企业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对三盛宏业旗下资产或进行冻结或展开执行以偿债,这对我们的信任感形成了巨大冲击。”上述来自舟山的员工说。

在此期间,三盛宏业成立了以上海东兴、民生信托等五个临时监管小组,负责金融机构债务重组、监管公司运营等事宜。

大部分理财资金被指流入房地产

“公司资产被冻结,被其它企业起诉还遭到自己员工讨债,我们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形。但局面之所以不断恶化,并非突然演变成现在这样,而是经过了较长的时间。”曾在陈建铭住处讨债的一位三盛宏业员工说。

三盛宏业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如以时间为纵轴进行梳理,三盛宏业困局演变过程有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18年年底初露风险;今年9月成立临时监管小组;10月公司高管兑付产品以及金融机构先后冻结三盛宏业相关资产;11月3日员工代表提出债务解决方案。

财联社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员工代表与陈建铭10月23日见面后,签署了相关决议。此后在11月3日,员工代表向陈建铭及公司管理层提出兑付逾期理财产品的方案。

11月3日方案的核心要点包括:增加债权授信,追加抵押及担保;厘清员工债权的资金路径,即钱从哪里来、如何落实。此外,三盛宏业应对资产保全及资产处理的行为进行约束;而集团如进行重大资产转移、清偿,员工有知情权。除此,希望引入战投或机构保全公司运作,为理财资金兑付得以稳步推进建立良好基础。

知情人士人士透露,11月3日的方案获得三盛宏业公司方面认可,但此后在推进落实方面却并不顺利,并未获得实质性进展。

一位三盛宏业前管理层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公司境况演化至当前的境地,一定程度是因为公司面对危机时没能抓住最佳时机,事态不断恶化。

“三盛宏业总体资产质量其实不差,但可能缺少了断臂求生的勇气和决心。虽然有海运、大数据等业务,但地产业务比例仍较大,占了约六成。员工理财产品募集来的资金,大部分投到房地产领域。如果去年年底就开始注重违约事件,通过转让一些项目或注入流动性并制定有针对性的策略和办法,还是有可能较好控制住局面的。”上述三盛宏业前管理层说。

在上海一家房产机构研究经理看来,三盛宏业的危机有外部市场环境的因素,但内部管理没能跟上,则是更重要的原因。

“从内部看,三盛宏业向多元化发展的时候,也对房地产提出了规模要求。融资环境收紧后,该公司面临的还债压力加大,很难再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融得新资金。”上述研究经理表示。

据媒体统计,三盛宏业累计发行公司债券超过80亿元。上交所数据显示,该公司约32.5亿元债券于今年到期。

前述三盛宏业前管理层指出,公司一度认为房地产调控可能会像以前一样,调控一段时间后便会放松,其资金也将随之改善。“公司在战略判断以及应对上出现了失误,调控政策并未如预期那样放松,在现金流不断吃紧的情况下,又没有及时处置资产以注入流动性,使得困境不断加剧,目前已丧失处置危机的最佳窗品期。”他说。

人员大量流失,部分项目停摆

员工集体讨债风波发生后,三盛宏业总部人员开始大量流失。

“两个月时间,总部职能部门人员走了一大半,很多高管在此期间也离职了。现在的工作量,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三盛宏业一位在职员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财务、行政、法务几个部门事务较繁忙,三盛宏业仍保留的一些部门,几乎处于半休假状态。

“原先我们部门有三十多个人,现在只有六七个人,设计部已经没有人了。”该公司房地产产品设计中心一位员工向记者表示,公司欠了几个月的工资,上个月才补齐,目前还没有领到11月全额工资。

三盛宏业房地产战略发展中心一位员工透露,此前自己所在部门有近三十人,但现在只剩下五六个。据了解,三盛宏业旗下大数据业务部门也有部分人员离职,但中昌海运控股的人员则相对稳定。

总部职能部门人员快速流失的同时,三盛宏业投资的一些地产项目也处于停摆状态。上述房地产战略发展中心员工向记者表示,待开发项目基本被叫停,正在开发的,有些处于停工边缘。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其实早在今年上半年,三盛宏业就曾展开过一轮裁员。

“创新发展以及不能及时产生业绩的一些部门,今年上半年就开始裁员了,五、六月被裁人员,当时还能得到一些补偿。十月份外地员工到总部讨债事件之后,不少总部人员主动选择了离职。”一位不久前从三盛宏业离职的高管表示。

债务危机发酵,官司诉讼缠身

此外,陷入债务危机中不能自拔的三盛宏业,近几个月官司诉讼缠身。

上海鹏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兴科技”)此前向深圳国际仲裁委员会提交了财产保全申请书,请求裁定冻结上海铭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三盛宏业及陈建铭名下银行账户资金56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资料显示,鹏兴科技是三盛宏业的合作方,曾与三盛房地产共同投资了上海铭圻投资管理公司。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认为,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并裁定对三盛宏业相应资产实施冻结。

事实上,在鹏兴科技之前,已有不少债权人向法院提出冻结三盛宏业相关资产的申请。

其中,上海中城联盟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请求,今年10月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做出裁定,为防止被申请人转移财产,冻结被申请人三盛宏业及旗下上海隆维畅经贸有限公司、陈建铭银行存款2.49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除已做出裁定的案件,还有不少企业、机构及个人寻求通过法律途径,要求三盛宏业偿还借款,三盛宏业正面临一波新的诉讼。

因合同纠纷,创普商业保理(上海)有限公司向杭州三盛房地产、舟山中昌房地产有限公司、中昌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提起诉讼,该案已于12月19日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

股权结构显示,舟山中昌房地产成立于1993年,实际控制人为陈建铭,而中昌大数据亦为三盛宏业旗下企业。

另一家珠海企业,也于近期向三盛宏业提起诉讼。因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三盛宏业及旗下多家公司被珠海中睿昭阳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分两次推上被告席,其中一期纠纷已于12月19日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另一期纠纷将于2020年1月开庭。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个人因借款纠纷对三盛宏业提起诉讼,而三盛宏业在舟山的公司,成为近期被起诉次数最多的区域公司。据天眼查信息,舟山中昌房地产仅12月被列为被告的案件就有5起。

更多资讯请登录:http://www.duoxilang.com


上海盈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宁国路313弄龙泽大厦2栋6号1001室
电话:021-51877618  沪ICP备05027935号